重陽至。

透過西斜的日光看見,片葉已紅,卻不舍地脫離樹的牽掛,秋風已起,欲往南方的候鳥徘徊在巢穴之上,而我也陷入了一段回憶,即使稍帶愁緒,也讓人不舍忘記。

我家和許多施工行業的家庭情況一樣,父母由于工作需要常年外地出差,參建各項工程的他們足跡遍布全國各地,卻很少駐足自己的家。小時候的我總覺得自己像電視里描述的留守兒童,每年能夠和父母親近的時間加在一起也不超過一個月,真的因為長久未見,再見竟有些認不出他們了。也因為如此,姥姥家是真正意義上見證我長大的地方,我和姥姥的關系也最是親昵。

姥姥家有一個溫馨而狹小的院子,那里充滿了童年里對于美食的難忘回憶。那時不像現在生活條件好,好吃的種類多,花樣新,想要一次性吃到許多美味并不容易,所以最是期待有客來訪,那必不可少的一桌“盛宴”就會在姥姥家的小院子里拉開序幕。那時還懵懂的我,每次都會不顧禮節地把最愛吃的挪到離我最近的位置,方便我“大包大攬”,姥姥起先是會說我,后來卻又幫我解釋說“我這外孫女就喜歡吃,大家包涵包涵?!碑斘因湴恋貫槭匦l美食之戰勝利而感到沾沾自喜之時,卻沒看見姥姥眼中的那抹心疼。勝利后我會把最愛——排骨分享給姥姥吃,可她總是說:“我不愛吃,你吃吧,受不了這個味兒?!蔽耶敃r還覺得詫異,“沒有奇怪的味道啊,這么香,不愛吃真可惜?!彪S著年齡增長,后知后覺的我才明白,姥姥不是不吃,只是想把我喜歡的留給我。就是這一份厚厚的愛,陪伴我度過了整個童年,我也曾暗暗發誓等我長大了,上班了,我也會一直陪伴她,把我最好的東西都留給她。

長大后,我和父母一樣選擇了建筑施工這個行業,小時的“豪言壯語”也成了空話。每次從項目回來我都要去看望她,走到離姥姥家很近的路口拐角時就能看見一個略顯消瘦的熟悉身影在朝我這邊望著,我知道那一定是她在等我,雖然和她說過很多次不要出來,但好像她從未聽見或者從未記住一樣,每次都早早地在那等著。今年由于工作調動,我不再需要長時間的外地出差,也終于有機會去實現一直以來的愿望,在重陽節將近之時,這種感情更是強烈地激蕩心間,我要陪您一起度過各種美好的時光,彌補一直以來心中的虧欠。 (中國二十二冶集團 王 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