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的冬天總會讓人喜出望外。我從北方來,出了機場就不得不脫掉厚厚的保暖衣,換上在北方晚春才會穿的衣服。從機場去往賓館的路上,兩側的綠植和那些盛開著的花兒,猶如北方的夏,突然就讓人心曠神怡起來了。

這幾年,冬天到昆明出過差幾次差。記得前年來的時候,昆明當地人說那是最冷的時候。我算了一下,不過三天而已。其實,在那“最冷”的三天里,通常不過零度左右,極端溫度零下2度(2019年極度低溫最高點也不過零下三度),也僅持續不到一周。

昆明的冬天,顛覆了我對冬天的認識:除了云杉、杜仲、銀杏、蘆葦有些微微泛黃外,絕大部分花草樹木郁郁蔥蔥的依然生長著,有的還冒出了鵝黃般的嫩芽,十多種花兒在路邊、在小區、在公園,甚至在農家小院開得正艷:紅白相間的茶花、粉紅的杜鵑、赤色的球花石楠、橙紅色的炮仗、金色的春菊和粉都都的金桂、紫紅色的三角梅、鮮艷的紅葉四季海棠,還有各色月季……

最吸引我的還是粉紅的櫻桃花和金黃色的連翹,它們原本本應該開在春天嗎?

這哪里是冬天,這分明就是春天呵!——但凡是我忘了,昆明別稱就叫“春城”??!這樣說來,櫻桃花和連翹的盛開就不足為奇了,它們不正是開在春天的嗎?

也許那些郁郁蔥蔥的樹,那些開的正艷的花兒,它們壓根就不知道真正的冬天是什么樣的吧?

昆明,你是嚴冬里的一爿春天,讓我在這云貴高原,在這個冬天,感受到了你提前給我帶來的春意盎然。盡管,受新冠疫情的影響,這個季節來的游人比往年少了許多,好在,春天來了,疫情終將會過去,車水馬龍的昆明街市,只需要時間的等待。那一天,絕不會久遠。

昆明,倏然間我就喜歡上你了。不僅僅是這些郁郁蔥蔥開得正艷的花草樹木,還有熱氣騰騰的米線、滿臉布滿皺紋的樸實的門禁大爺、雙手滿是老繭的賣木薯和的婆婆…… ?。ň乓薄?span style="font-family:";font-size:16px;Microsoft YaHei"; text-indent: 32px;">何克林)